您好!欢迎光临

悠闲旅游网

,请 登录  |  免费注册
24小时服务热线 0561-3887179
您的位置: 悠闲旅游网 > 资讯 > 旅行演艺项目是否亏本其实跟巨细无关

旅行演艺项目是否亏本其实跟巨细无关

旅行演艺项目是否亏本其实跟巨细无关,主要是看商业形式规划是否优异,及整个运作系统是否紧密、高效。
7月10日,久久发不出2018年年报的多彩贵州总算宣告在7月18日停止挂牌。
关于未宣布年报的原因,记者联系到多彩贵州董秘苏晓梅,但其表明已不负责这方面事务,不方便泄漏,但在她看来,多彩贵州过往的事务状况是“能够的,事务板块工作正常,不发年报可能有其他原因”。
多彩贵州原本的事务是提供贵州民族文明内容的驻场扮演,跟着当地旅行的开展,其运营的扮演产品前后历经了广场版、剧院版、原生态版、综艺版直到今天的旅行版,成为一种广义旅行演艺产品。
文明和旅行部相关数据显示,2013年到2017年,国内旅行演艺节目台数从187台增加到268台,增加43%;旅行演艺场次从53336场增加到85753场,增加61%;旅行演艺观众人次从2789万增加到6821万,增加145%;旅行演艺票房收入从22.6亿元增加到51.5亿元,增加128%。
特别是在近两年,跟着商场老练,旅行演艺项目增加更加敏捷。道略咨询发布的《2017~2018年度中国旅行演艺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7年,我国旅行扮演商场火爆,共扮演剧目268台,同比增加5.5%;扮演场次达85753场,同比增加19%;票房收入达51亿元,增加20%;观众达6821.2万人次,同比增加26.5%。
现在,旅行演艺的玩家已经构成梯队格式,宋城演艺(24.210, -0.19,-0.78%)“一家独大”,占有了旅行扮演票房的半壁江山。观形象、山水盛典凭仗实景扮演也占有了剩下的大部分票房。更多的旅行演艺,依靠小剧场,单打独斗,没有构成IP,牵强生计。据道略演艺发布的报告显示,剧场扮演类旅行扮演剧目数量占总台数超越60%,票房收入却只略超越总数的20%。
并且,值得注意的是,即便是宋城演艺和观形象两家都采纳轻财物的方法运营,因为实践形式的不同也展现出愈加分化的前景。
“真假”旅行演艺
根据业界研究机构界说,旅行演艺商场依照扮演场所的不同,可分为剧场旅行扮演、实景旅行扮演和主题公园旅行扮演三类。其间剧场旅行扮演是在剧场内针对旅行人群所打造的旅行扮演产品,以展示当地文明特征的歌舞、戏曲、曲艺、杂技等扮演形式为主的综合晚会。实景旅行扮演是以旅行景点的山水实景为依托,将当地的民俗文明与闻名的山水旅行景点紧密结合。主题公园旅行扮演是在主题公园内打造扮演,是高附加值复合型旅行演艺产品。
中国旅行演艺最早可追溯至华侨城旗下的中国民俗文明村于1995年7月推出的《中华百艺盛会》、世界之窗于1994年4月推出的《狂欢之夜》。1997年,宋城演艺推出了《宋城千古情》。
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向记者介绍,演艺的呈现与景区有关。从宋城演艺二十余年来的开展历程来看,它也是先建景区、后开展演艺的。《宋城千古情》原本仅仅为了活跃宋城景区的气氛,策划的一个只要几十人的小型露天扮演,是景区运营为主,扮演为辅。但宋城的开展过程中,旅行演艺逐渐受到越来越多游客的认可,成为了景区的中心项目。
经过多年不断更新迭代,《宋城千古情》完结了面目一新的蜕变。从原本“草台班子”的露天扮演,变成作用宏大震慑,以各类演艺形式、特技与舞台机械、声光电作用结合的旅行演艺。成为一个老练、好看、大众化、易仿制的旅行商业产品。环绕剧院而建的主题乐园,反而成了旅行演艺引客和容客的场景,实质上成了“千古情”系列演艺的场景配套。
宋城也凭仗《宋城千古情》的成功,加快了扩张的脚步。陆续推出三亚千古情、丽江千古情、九寨千古情等。从2016年起,以湖南宁乡炭河项目为始,选用轻财物输出形式,签约项目数量呈现更快的速度增加。
在旅行演艺的开展过程中,另一个里程碑是2004年,由张艺谋、王潮歌、樊跃出任总导演,梅帅元出任总策划的中国第一部山水实景扮演《形象刘三姐》,开创了我国旅行实景扮演的先河。《形象·刘三姐》作为广西旅行的一张手刺,甚至能够带动阳朔当地GDP5%的增加。
此后,国内掀起了一股“形象”热潮,紧接着形象系列又相继推出了《形象·丽江》《形象·西湖》《形象·海南岛》《形象·大红袍》等作品。除此之外,“又见系列”也在商场走红,并相继推出了《又见平遥》《又见五台山》《又见敦煌》等。
除了职业巨头,从全国来看,许多像多彩贵州这样的公司,在将产品向旅行演艺靠拢,呈现了扎堆的现象。
以张家界(5.760, -0.12, -2.04%)为例,本年6月底,张家界千古情正式开演。在张家界市内,闻名旅行演艺就有6台,如《梦幻张家界》《武陵魂·梯玛神歌》《烟雨·张家界》等,还有其他小型旅行演艺。在云南,以民族风情为主题的剧院式扮演项目也层出不穷。
但周鸣岐以为,应该将旅行演艺与一般剧院扮演差异开,两者最大的差异在于,后者经常进行剧目更迭,且更重视艺术性和独特性。戏曲、歌剧、话剧、音乐剧等各类艺术表现形式的剧目都有主角,主角的艺术掌握和刻画能力赋予了整个扮演独有的灵性和特征。
他指出,旅行演艺是一种大众化的旅行“消费品”,多选用无主角形式,是标准化的、“跑量”的。曾经宋城千古情一天最高连演17场,一般剧院扮演显然做不到。成功的旅行演艺是一个优异的商业产品,但和高质量、艺术价值纷歧定是划等号的,而是在于掌握好质量、接受度、本钱操控、可仿制性之间的完美平衡。
项目普遍亏本
不过,提起旅行演艺职业火热,业界人士也会谈及一起存在的“80%项目亏本”的状况。并且,这种亏本与项意图巨细并不彻底挂钩,即便是开创性的形象系列产品,也呈现了不少亏本的状况,例如《形象普陀》《形象五台山》连续两年成绩亏本,《形象丽江》项目收入呈下降趋势,《形象海南岛》项目公演五年后停止扮演。
周鸣岐表明,旅行演艺项目是否亏本其实跟巨细无关,像万达花巨资出资的“汉秀”就是典型失败事例,出资并不大的“千古情”系列出资报答一直非常优异。所以主要是看商业形式规划是否优异,及整个运作系统是否紧密、高效。
“从商业形式来看,‘观形象’直接套用了相似影视职业的以‘编创+扮演分账’为主的轻财物形式,在产业链上是分裂的,只做了其间利润率最高,也是最没风险的部分。并且项目落位更多是看出资方(往往是当地政府或当地国有旅投平台)的需求,在许多并不合适落地的当地落了旅行演艺,构成不少项目先天不良。编创团队在完结项目落地后,后续服务和办理缺位,亦会构成剧目更新难,全体质量逐渐下降。”周鸣岐表明,跟着竞争日益剧烈,形象系列注定在“真刀真枪”实战竞争中落败,比如同在丽江的《形象·丽江》现在利润仅及《丽江千古情》的零头。
反观宋城演艺,初期项目都是自投自营,所以它更贴合商场,布局了整个产业链。从前期投研开始,就非常重视商场分析和落位选择,根本都布局全国一线旅行意图地。然后从策划编创、规划规划,再到建造、运营、渠道推行、营销活动等等,都是自己做,构成了全体的闭环优势。它的成功并不在于单体的优势,而是系统的胜利。在打响品牌、构成系统优势之后,宋城才开始进行轻输出。
别的,从本钱的角度,宋城也具备明显优势。
“宋城演艺一个项意图实践出资额仅在3亿-5亿元之间,有一定规划的旅行出资企业都能够接受。项目出资的主要本钱是设备及建造工程本钱和土地本钱,但假如外聘编创团队的话,相关费用亦会成为一个很大的开支,不同的编导团队差异也会较大。” 周鸣岐指出。
相较而言,以宋城演艺的“千古情”系列为代表的室内旅行演艺在单位本钱、地域及气候适应性、可仿制性上有很大优势;而以观形象的“形象”系列为代表的山水实景旅行演艺,尽管扮演频次低,“看天吃饭”,演员人力需求也往往比室内演艺大许多倍,但有景区标志性景象为舞台的独有优势,场面更壮丽、宏大。
形象系列之所以愿意付出昂扬的费用,与项目甲方的意图有很大关系。一些当地政府期望借旅行演艺带动当地旅行开展。
但周鸣岐以为,除了开创性的《形象·刘三姐》,其他项目不具备对客流的明显带动作用。
周鸣岐指出,现在各家旅行演艺有80%-90%的客群为团队客,这类产品实质上是传统观光旅行的延伸。它的源头是旅行景区原本的游客量,是对游客的一种转化,而不是增量。大部分旅行演艺对当地整个旅行职业的提升作用是有限的。